我当教师第一年

2018-09-13 19:26 吴天敏 bet9九州体育10年信誉
    1986年9月16日,我怀着激动的心情迈进了向往已久的园丁摇篮——豫西师范学校的大门,成为一名光荣的师范生,开始了十分珍惜的师范生活。
    在学习过程中,我逐渐发现,师范教育在某些方面与农村教育相脱节。在师范学校毕业生中,有一部分不能很好地适应山区农村教育的需要。
    出于对自己即将从事的职业的责任感和全身心为教改蹚路的决心,我于1987年9月向学校递交了休学申请,决定提前到渑池县英豪镇英豪中心小学实习一年。
    当时,我是校学生会副主席兼学习部长、宣传部部长,又是“崤山之声”演讲团团长、“夏光”文学社副社长、校书法协会副会长、校摄影小组组长。
    这个大胆的举动,自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师范学校,还不是60分万岁,图个啥……”然而,坦白地说,不知为什么,我的目光总是洒在满是荆棘之处。那年,我不满17岁。
    申请很快得到了学校的批准。金秋时节,我怀着满腔热血开始了执教生涯。一开始就当了五(二)班的班主任,兼教语文、数学课。班主任,自然是苦多于甜,既然接受了就要全力以福在教师眼里,我是小孩;在小孩眼里,我是老师;在我眼里,我是一个需要锻炼的师范生——未来的园丁。肩上沉重的担子,一头挑着校领导的信任,一头挑着学生的前途命运,更有豫西师范的同学们对我真诚美好的祝愿。
    在校长何群贵的带领下,我走进校裕面对那些小小的、轻盈雀跃的身影,我顿时感到一种久违的亲切——他们不就是我的昨天、过去?
    当我第一次走上讲台,立刻,我成了50双眼睛的焦点、100只耳朵的音源。50张笑脸,陌生而又熟悉。一提问,一只只小手“唰”地举起,明亮的眼珠转动着争相回答。面对一双双渴求知识的眼睛和一声声悦耳、齐整的呼唤,我觉得自己仿佛是一轮明月,但心“扑通、扑通”地乱跳,生怕照不亮那一盏盏幼小的灯。
    那一刻,我顿时明白了何谓师之神圣。有许多时候,我真想坐到学生座位上去,让老师继续解答我不明白的问题,关于老师的举止、教学的艺术,关于学生的特点、儿童的心理……
    教学的过程,是对我到师范上学一年知识水平和工作能力的综合性检验。因而,我把全部精力都倾注上了:努力备课,三易其稿;反复试讲,一丝不苟;上台讲课,精心表演;批改作业,认真仔细。平时,我深入到学生中间,同他们打成一片,谈天说地,讨论问题,唱歌、打球,并最终同他们建立起深厚的感情。
    教,然后知不足;知不足,然后知学。播种的艰辛,收获的喜悦,师生的感情汇集成融融春潮。我把自己所知道的毫无保留地告诉了他们,他们也乐意向我诉说心里唬世界上有什么能比得过孩子们淳朴的情感、纯洁的心呢?无瑕的童心、幼稚的举动、天真的幻想,像小河一样纯美,像小鸟一样快乐,像蓝天一样温暖。是我,美化着孩子们幼小的心灵,塑造着颗颗闪光的童心。我被自己的选择激励着,路是难走了些,但一路上却洒下了欢歌笑语。
    学校的时光,紧张而又愉快。学是孩子们的天职,玩是孩子们的天性。我带他们春游,带他们采集标本,组织他们进行游戏。课余,我还为他们组织了“书法兴趣小组”“仰韶文学社”,并担任指导老师。看着他们茁壮成长,我发现,我竟然是那么喜爱这些活泼的小精灵。累,我觉得理所当然,责无旁贷。
    郭歌同学在命题作文《新来的老师》中写道:“当您第一次走进教室,我们都不敢相信,您就是新来的老师,并且是班主任。谁也没有料到,您知道的那么多、那么奇,古代现代、国内国外……谁也没有想到,您发表了那么多文章,写一手娟秀的字,迸出一句句流利的唬您一说讲故事,我们都竖起耳朵。夜晚,您那灯最后一个熄灭;早晨,您那门第一个打开。自从您来了以后,我变得爱听课了……”
    教学间隙,除进行调查研究、复习功课以利继续学习外,我阅读了大量教育专著。知道了苏霍姆林斯基、马卡连柯、第斯多惠和他们的名言——“教师是学校里最重要的师表,是直观的最有教益的模范,是学生最活生生的榜样。”“做教师的不能没有表情,不善于表情就不能做教师。”“教师的语言修养,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学生在课堂上的脑力劳动的效率。”……我还把教学心得制成“豆腐块”“火柴盒”,发表在报纸上。
    当我和孩子们唱起节日的歌,当我们班里“三好学生”最多,当五(二)班被县教育局授予“文明班集体”称号,当我的学生在竞赛中获奖,我觉得富有、幸福、有寄托。在孩子们中间生活,我的心是那样活泼、向上,四季盛开着春天的花朵。
    那一年教书匠的历史,那独特的经历,为我日后成为真正的人民教师,在思想素质和业务能力上打下了相当坚实的基础,难以忘怀,历久弥新。
收藏 举报

延伸 · 阅读